雨落声浅

一语成殤,无言成怅

【芥敦】雨天

  难得的周末,雨却淅淅沥沥,连绵不绝。这鲜少有人喜欢的天气,却被我们的可爱的主角喜欢着——敦,穿着为数不多的其中一件便服——一条白色的长款雨衣站在雨中踩积水塘。大概是因为喜欢的鱼类长期栖息水域,敦对水格外热衷,特别是雨天。敦喜欢雨丝擦着皮肤落下的感觉,冰凉的雨的温度。
  “?”敦注视着不远处的黑色不明物。黑色物体紧紧联结,细密的雨丝都无法渗漏。“感觉莫名熟悉啊。。。”敦沉思,搜索着他脑内的小小记忆库,看着黑色不明物在眼前晃过。“啊,是芥川先生吧!”细看那黑色不明物,的确如此,是光滑的皮质物,和芥川的长风衣质地如出一辙,这是芥川风衣的衍生物,芥川的异能『罗生门』。
  “啊,虽然芥川先生一直不友好,总是想打死我。出于礼貌,果然应该打个招呼么?”这样想着的敦,已经不自觉走上前。
  “芥川先生,真真真真。。真巧。”发现自己行动比思维快半拍的敦开始紧张起来,险些咬到舌头。
  贴近不明物的敦听到一连串咳嗽声。『嗯,是芥川先生没错,鉴定完毕』我们可爱的敦在心中默念。
“人虎?”被罗生门包裹的芥川眉心拧成一个疙瘩,“你在这做什么?”明明是周末,还是下雨天。。。『总不能告诉他,因为无聊所以来街上玩水吧。感觉这么说,会被认为是在嘚瑟被,感觉会被打』敦这样想着,反问芥川:“那芥川先生在这里干嘛呢?”“咳咳咳,黑手党那边有点事要处理。”芥川略微松开了黑兽,使他的视线正好能企及敦,那个比他矮两厘米的少年。“哦哦,那既然没什么事芥川先生我就先走了。”感觉待的时间越长,存活几率越渺茫啊,还是走为上策!
  看着雨中米白发色的少年渐行渐远的身影,芥川放在口袋中拿着钱包的手指尖冰凉,松了又松。“人虎。”他低声道。多亏了虎敏锐的听觉,换做一般人是绝对听不到的。
  敦停住,僵在原地,脑内却不禁涌现转头后的多种可能——
1.直接被打死
2.被问及太宰先生的事,不肯说,被打死。
3.被问及太宰先生的事,我全部如实招供,被打死。理由,“知道的太多了”。
4.被要求去打一顿,不从,会被打死。
5.被要求去打一顿,从了,依然会被打死。
6.……
7.……
  总之,危险程度百分之一百!
  敦惊异于自己竟然能有那么多死法,且都多种多样,给一个泛称却无非是“作死”。却也惊诧于对眼前这个有过几次正面交锋的人竟已了解许多。
  当敦慢慢从发呆状态缓过神来,却见不远处的芥川周身黑。。。黑化了啊啊啊啊啊!感觉要死了的敦大跨几步走上前,“芥川先生?你。。。没事吧?”别杀我,给留个活口吧。此时的敦懊恼,内心崩溃,如果刚刚没走上前。。。敦上前想用爪子抓住芥川的手臂,却见罗生门缓缓松开。“请我吃红豆沙。”“什么?”敦感到诧异。“我忘带钱包了。”“可是。。可是。。好叭。”敦还是从了。一黑一白两个身影慢慢融进雨中,就像水彩的晕染,模糊却又格外清晰。
  茶室内——
  “话说芥川先生为什么把自己包成这样?”“……”被戳到软肋的某只险些将勺子捏到形变。“人。虎。”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的两个字,让敦感到惊悚,“来打一架。”深黑的眸子斜眼睨着身边害怕到无法控制情绪,冷汗直流的少年。“在这里?”“就这里。”“。。。”敦心中再次涌起一阵懊恼,转头四下看,小巧的茶室内一片安逸。木质的地板看起来古朴素雅,一旁的兰花散发清香,少数在雨天出门的人谈笑风生。“芥川先生。。。下次再打?”“欠着。”芥川将注意力转移回红豆沙上。
  窗外,鸢尾蓝色的天空波光流转,将人虎少年鎏金色的眸映得流光溢彩。阵雨早已停歇,云雾缭绕,云卷云舒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ENDING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首先道歉,因为不记得小茶馆的名字了,还是有名字的,对吧?
  写文的时候还是有很多笑料的,比如说差点把“比他矮两厘米的少年”写成“比他矮两米的少年”。
  感觉都是按自己的意识流在写,所以铺垫一长段感觉心累,所以希望还能看【不敢往回翻啊,所以错字什么的orz
  这个是两个双向箭头相互交错最后连到一起的故事。写文的途中一直很想吐槽来着【虽然是自己的文。嗯哼,故事情节部分有待改进,感觉这种剧情套在他们身上略维和啊。还有芥川菊苣明明有钱包却是没有什么的,真。的。崩。了。QAQ撩妹【汉】技能分分钟up啊啊啊,感觉这应该是从樋口小姐那学的技能吧【樋口:喂,你看我是那种会帮情敌的好心人么】。再比如说敦的各种脑补自己的死法,我把敦写成了臆想症病患了啊【我觉得本文应该叫蠢蠢的死法或者下雨天和红豆沙更配哦,我要改〖回头〗】
  好了能看完我啰嗦的看官也是不容易,谢谢大家【鞠躬

白鲸之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就是很奇怪的萌梗(*´艸`*)———————
站在巨大的阴影中,仰头看着投下阴影的庞然大物,显然质感很好的白色尾鳍翻云卷雾,在湛蓝的天空中呈现出一朵云应有的模样。『天空中飞的鱼啊,一定很好吃』穿着黑色背带裤的少年下意识的咽了咽唾沫。“太宰先生。”被指名道姓的某只在不远处眯眼笑,“什么?敦君?”因为小时候吃鱼被鱼刺卡住,被院长狠狠揍了一顿,所以,所以。。。“我晕鱼,所以也会晕白鲸。。。”敦的声音越来越低,尾音低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之吹远。“可是鲸鱼不是鱼而是哺乳动物啊敦君,话说明明是身为猫科动物的敦君竟然会晕鱼也是神奇啊。”轻佻的声调将气氛重新拉回,太宰显然没有意识到敦君的心情正在极速下跌。气氛冷了一秒,两秒。“诶诶诶,是么?!”发呆中的敦终于反应过来。“是啊,不过敦君要小心会吃虎的动物啊。话说敦君反射弧太长容易被反杀要小心哦”太宰笑着拉开机舱门。“诶,什么动物会吃虎啊?”刚才还沉浸在黑色回忆中的敦被带偏了纠结方向。“去飞机上和国木田聊聊吧。”太宰顺势将思考中的敦君推入机舱。
飞机上,视频聊天ing——
“嗯嗯,快开启自动驾驶模式。”国木田拿着自己的信仰小册子煞有介事的说道。“国木田先生,话说什么动物会吃虎吗?”“。。。”国木田推了推眼镜,“虎应该是丛林之王,少有动物能与之匹敌,不过死了以后还是有食腐动物会吃它的残骸。”“。。。”『所以太宰先生只是想表达再强大也要谨慎不明,不然就会被反杀么?太宰先生对我期望那么大看来我要努力了!』单纯的敦这么想着,握紧了拳。
『诶,真该给敦君补补课,他忘了芥川的自我介绍么,他的罗生门可是什。么。都。吃。的杂食动物啊』哒宰顺着雾白的轨迹看向渐行渐远的飞机如是说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诶呀,其实就是食物链的梗:罗生门→虎敦→鱼→狗粮(?)
感觉是长段子(?)就是这样啦,熬夜码字要碎觉zzz,希望大家开的舒服,因为感觉崩qwqqq

#对山粮总比自家粮多怎么破,在线等急#

已经饿到开始吃敦芥了。。。因为对面的太太也好可爱prprpr,只是怕咬到舌头quqqqqq。于是决定自己写芥敦文,第一次写文有点战战兢兢,求各位太太指点怎么写肉什么的,不然可能只会写段子了【望天。话说喜欢吃鱼但不会挑刺的猫科动物敦这梗怎么样w
话说lof发帖路好难找,找了半天quqqq。这里超逗比的路痴阡陌(。•́︿•̀。)